BIBOBU.

如果有一天他也不在这里了。
我就宣布自己的少年时代彻底结束。

啊?你在说什么啊。


天才是那家的女儿啊。










是一段关于怅惘和留念的故事。




cp:查尔斯.格雷*伊丽莎白.埃塞尔柯蒂利亚.米多福特




猫一样的少年,永远沉默着,玩味地看着他的女孩。


Good night.

--我将永远滞留于此。

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少年在城市的灯火里穿行。金色的头发散在风里,末梢扬出桀骜的弧度。金眸是赤裸裸的狼子野心。

哦。也许不能用这个词来形容。他是天生的王族。眼里光波流转,折射出的光辉是五分精致五分傲慢,但光太锐利。于是所有的惊艳都化为俯首称臣。

从这边的角度看过去,他眼下有一枚黑色的星星。泛着的一点点金属光泽与浓重的夜色区分开来。他的星星也是高贵的。不可触摸的。

他不紧不慢。仿佛去赴一场盛大的宴会。他将在那里放干猎物的血,并亲手为他们盖上棺盖。然后回到现世,当鲜衣怒马的少年。

世人皆想得到他。皆无法得到他。

所有看不见的星辰与山河,皆叫它们荣归故里吧。

A Crazy Fairytale.(下)

更新给自己看看?








少女拔出剑插在地面上,同时强行稳住身形,但仍然有石子沙粒迸入碧绿的瞳孔之中,翻搅的痛楚窜向神经,吃痛松力的一瞬已然被弹出老远。

---啧。渣渣。

明显与小包子脸不符的轻狂傲慢声音,混合了尖利的讽刺。

---弱成这样还敢来挑战我?还是已经懒得活了?

少女不发一言的伫立着,用手指拨弄着眼角,粗涩的沙砾刺激着泪腺,有晶莹的泪水不断涌出。
但她似乎并不在意。

嘉德罗斯更不会在意这个看起来就不怎么正常的女孩。又是一个傻缺。这样的傻缺每天都有。他早已经习惯。在他的眼里,凹凸大赛若没有格瑞,那无异于也是个傻缺大赛。

站在顶端的人对这个世界往往充满了不满。它单一的变动规律已让人足够烦躁。所以他们要么不发一语睥睨红尘,要么眉眼带刺桀骜不驯。

嘉德罗斯转过身,不耐地撇了撇嘴。

准备离开这个傻缺地方的时候,脸颊突然传来清晰的痛感。有冰凉的液体顺着裂缝淌下。顺着脸颊淌进衣领。红得有点扎眼。

王的金眸里突然迸出奇异的光彩---比飞沙走石还要凌厉,比花火还要炫目。有种清晰的疼痛感蔓延全身,令他许久不曾运动的骨骼咯咯作响,每一寸皮肤每一条筋络都几乎在弹跳着。
血液涌动得如同岩浆,嘉德罗斯能听见它兴奋的嚎叫。

这是王者的斗志。

于是他对着那个笑眯眯的女孩子开口,依旧是狂妄嚣张的语气。

--渣渣。过来陪我打一场。

--乐意奉陪。
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/有一个超级懂事的女友是什么感受

格瑞

话比我还少

做的事儿却很多

每天早上起来都能在床头发现一杯热牛奶和擦得锃光瓦亮的烈斩

---《只是每次我去找金时都能看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情》《那明亮的绿色仿佛是在戳我的心》

嘉德罗斯

我脾气不太好

有时候冲她发脾气

就算把她气到离家出走也会回来给我做饭

问她为什么

答曰

不和九岁儿童一般见识

---《不许说我九岁!》《我和格瑞只是打架不是决斗》《你跑去和他谈心是几个意思啊》

雷狮

每当她做噩梦哭醒

我搂住她安慰她

她总会把我推开然后抱着被子去隔壁房间睡

说她会打扰我睡眠影响战斗

---《媳妇儿你不用这么懂事》《今晚保证让你累到不做梦》


第一次写这种格式。请不用在意地指出错误。
我爱嘉德罗斯!九岁最帅!

不想写后续了。
嘤好烦。

我总觉得格瑞穿的是黑丝。
我是不是没救了。

A Crazy fairytale.(上)

ATTENTION!!!
1.凹凸世界同人,嘉你向。
2.我是萌新……求轻喷。
3.因为我是抖M所以上面那条不算数。请尽情地喷我吧。有意见请千万要用喜欢的任意方式提出哦( ̄∇ ̄)
4.动画看得不多,不是很了解设定。请多指教。


以上。






---我想他一定是造物主的神迹。
哪怕并无血肉之躯。
没有人能支配他。他是王。是遥不可及的,会灼痛人到体无完肤的光芒。





  最后的期限是后天。过了那一天。你就会永远地消失在凹凸大赛中,像是废品一样,回到失败者的垃圾桶。

  像是中二病一样念叨着不甘心不是你的风格。但是巨大的遗憾与痛楚每时每刻都揪着你敏感的神经。

  已经很强大了,真的。一路走来披荆斩棘,一双手也被鲜血浸染过,斩杀敌人时眼底的漠然象征着被冰冷规则所禁锢的灵魂,从起初的泪流满面一直到如今的不为所动,只是向前。

  为了胜利,我们都付出了一切。比赛本身并没有价值,因为寄托了各种各样色彩斑斓的欲望,便显得格外沉重。

  失败也没有办法。你需要铭记。永远的铭记。

  仍然记得家主斜着眼,一字一句地吐出词语:

  “如果价值对你来说那么重要,那就去打败嘉德罗斯吧。”

  “他是最强者。尽管并非人类,但不科学的力量才适合疯狂的你,不是吗。”

  --况且,那家伙可不只是力量型的啊。

  这个时候的你便记起了这一句话。

  和那个家伙战斗的话,无论如何,都不会被忘记。即使会输,也完全可以成为传说。

  “请你和我战斗。嘉德罗斯。”

  无意中眼里闪出了可以被称之为疯狂的颜色。

 
 
  “渣渣。你那是什么眼神。给我收回去。”

   一头耀目的金发。眼眸如同光芒的漩涡。无数的高傲与荣耀凝结于其间,那是他的勋章。

   “想打架是吧。满足你了。”

   一股巨大的冲力袭来。霎时疾风四起。








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呜呜呜可是我努力了……
我知道我ooc了……凑……凑合着看吧。
不想看也没关系的呜呜呜。
可是我真的很爱他哪怕他只有九岁。
如果觉得写的很不好,这里鞠躬致歉了呜呜呜。





Sink.

试图抬起手臂,但被巨大的阻力凝滞住。耳边是完全静止的。拼命地撑开眼皮,发现自己似乎被封存在透明的水泡中。

透过沉重的波动可以看到教堂的彩色玻璃在眼前一点点晕染开,五彩斑斓的一片。像是幼时最喜欢的五色糖果,浓重甜蜜的颜色。

莫名其妙地想去触摸。于是伸手。被密度极高的液体阻住。再度伸手。被执拗地拉回原点。

突然为一成不变的景色感到恐慌。开始挣扎,但没办法动。时间似乎也是静止的,只剩下那片彩色无声地绚烂着。

不停地试图挣扎。额头开始沁出冷汗,每个细胞都叫嚣着逃离。泪水争先恐后地涌出,随即与水泡融为一体。

被一双手抓住了。冰凉的触感。

醒了?

像是从那片彩色之外传来的声音。冷静地凝固着。


还有后续的。)不过你们肯定不爱看。因为我好像也不爱看。
给大家的六一贺文。清奇吧?

北京的路边小店,花开得很美。

《黑执事》/伊丽莎白的无名信

彻头彻尾的tragedy.
伊丽莎白总是在空闲的时候,无意识地想到这句话。
悲剧。
_回想当年,少女仍有如花笑颜。

这是一封信。这封信不会被寄出,也并不是写给谁的。在读这封信的您可以随意处置它。不过在此之前,请先花费几分钟,读完它吧。
其实有的时候,我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对不对?
即使再没有感知的人,也不能毫无感觉。
自从接触到夏尔望向我的那个眼神开始,我就知道,一切都变了。
我的人生中唯一的玫瑰色,在那一瞬间沦为深灰。
但是我不会恐惧。深灰总比什么都没有好,不是吗?
我开始努力。我要竭尽所能地改变。即使是愚蠢的也没有关系。
我像是一个为了得到珍稀的钻石而不择手段的杀人犯,疯狂地屠戮过去的自己。
这是管用的。我不能失去那颗钻石。
回过头来,那时的我已然不管不顾了。
_神一定会惩罚这样虚伪的人吧。每天我都这么想着。
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我披荆斩棘的一意孤行,最终并没能扭转失去他的结局。
他最终仍离我而去。
我最后一次见到夏尔时,他说,莉兹,我们来跳舞吧。
记忆中,夏尔从未那样温柔地牵着我的手呢。
我们在华丽的大厅里旋转。裙裾如蔷薇般盛放。
我紧盯着他的眼睛。我知道这样显得我既不淑女又小家子气,但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这样做。我实在太害怕永远失去这种温暖。
东方有一个词语叫昙花一现,不是吗?
短暂的盛放后,迎来永恒的悲伤。
他没有取笑我。我看到他蓝色如深海般的双眼,仿佛深渊。那是一种会令人窒息的美。
我只看过他高傲的眼神。那时他的眼神仿佛是能刺穿一切的残忍。再坚强的人都会在那样锐利的剑下体无完肤。
而我何其有幸,竟然从傲慢冷漠的伯爵大人眼底,捕捉到了转瞬之间的一丝温柔。无声而有力的温柔。
那丝温柔抽离。而后是铺天盖地的孤独。
那丝温柔支撑着我走完了一生。时至今日,我从未忘却那个瞬间。
而瞬间的定格,便是永恒。
他一定会回来的,我总是这么想着。
现在我也这样坚定地认为。
_只是伯爵大人,能否在归来之时,给您尚在梦乡的伊丽莎白一个轻轻的吻?
_那样,她便多了一份可咀嚼的回忆了。
谢谢您的阅读。为您献上真挚的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伊丽莎白.埃塞尔柯蒂丽亚.米多福特

_喂,你听说没有,米多福特小姐昨天去世了。
_那个老小姐?
_是啊,凡多姆海威伯爵的未婚妻。听说她死时还握着伯爵送她的手帕。
_可怜的女人。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?她没有继承人,财产必定会落入他人手中。
_伯爵去世的时候她也并未得到名分不是吗?不伦不类的。
_算了,谈她干什么?街道头的那家店推出了新的花边呢。
_什么?!我可得去看看。这次舞会绝不能让丽达独占风头。瞧她那娇滴滴的样子!
_是啊。不过说起来,米多福特小姐当年的风姿也是独占鳌头啊。她那件蓝色裙子和她真配。
_哼,有什么用?她仍是个愚蠢之人。



有些事情,岁月终会将其埋入土壤深处。
只是不知来年春天,能否开出新的花朵?

【完】